设为首页 | 收藏 | 服务中心

记者走近钻井工人的生活 吃苦受累活得快乐

2011-10-8 12:48:22  来源 : 潍坊新闻网
摘要:
     工地开工前,他们负责往地下打上一个深井,直到钻头碰到花岗岩层,这样好让地震局的工作人员来测量工地下方的地质是否符合建筑要求

   潍坊新闻网10月8日讯 10月5日中午,在市区玉清西街与友爱路交叉口附近的一处正待开发的荒地上,三名浑身泥点、衣着褴褛的农民工引起了记者的注意,简单的交谈后,记者得知他们是地震局的钻井工人。工地开工前,他们负责往地下打上一个深井,直到钻头碰到花岗岩层,这样好让地震局的工作人员来测量工地下方的地质是否符合建筑要求。钻井工人的生活非常艰苦,于是,记者决定走近他们,体验一下钻井工人的生活。

 

        60多斤重的钻杆,一次得扛两根

 

        三个人的阵地就在一片荒凉的工地上,他们找了块比较平整的空地,先把帐篷搭在了这里。记者了解到,三人都来自潍坊安丘,按年龄排下来分别是56岁的刘修成,46岁的韩树彦和45岁的刘光新,其中韩树彦来自石堆镇,刘修成和刘光新均是辉渠镇的。

 

        今天是他们在这里干活的第三天,上午他们刚刚结束一个井的工作,下午要重新换个地方再打一个。这次,他们选择了距离第一口井南20米的一处空地开始打。

 

        据了解,钻井必须要打到地下花岗岩层才能算完成任务。依照经验来说,一般要打到60米左右,在地质情况好的时候,一天至多能打20米深。“这次施工现场的土层很厚,上一口井是在102米的深度才打到花岗岩的,这口新井一定也浅不了。”刘修成说。

 

        14时整,他们便开始干活了。打井的前期工作十分费力,由于工地上没有自来水,他们首先要挖一个蓄水池为钻头供水,因为钻头在土里向下钻的时候温度会非常高,要是没有足够的水来为钻头降温,很容易把钻头烧坏。

 

        刘修成负责挖池子,大韩和刘光新负责接水管。在老刘看来,挖池子这活更轻松些,因水源在打井位置200多米远的地方,要把一根根的水管连接起来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所以两个年轻一点的就主动承担起了这项接水管的工作。

 

        忙活了近两个小时,前期准备工作终于完成了,三个人稍微休息了5分钟后就开始了打井工作。刘光新负责操纵钻机,剩下两人就负责从上一个钻井口把钢管搬到钻机旁。一根钻井用的钻杆有60多斤重,为了提高效率,他们每人每次须扛两根。

 

        不小心钻错地方,一天活白干了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钻头也在一厘米一厘米地加深,直到下午6时多的时候,钻机突然冒起了黑烟。看见这黑烟,三个人突然紧张起来,刘光新解释:“机器冒黑烟就证明钻头温度过高,摩擦力增大。所以发动机转得很吃力才冒出黑烟来。”这突如其来的黑烟一时间让他们三个人摸不着头脑,只能让机器停下来。

 

        “难道是咱们挖到下水道了?”大韩说。其他两个人也不敢肯定,只好先把钻头提起来看看再说。

 

        本来干得正起劲,被这黑烟浇了一盆冷水后,他们显得非常失落。好在钻头深度只有5米,刘光新找来了手电筒想看看井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只是看见下面很黑,感觉是挖到了一个大洞,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由于三人担心挖透了下水道,他们便开始检查钻头内的泥土样本:“全是砖头,不过这砖头有点不一样。”刘光新说。

 

        经仔细辨别这些砖头,三人一致认为是挖到了一个坟墓。在他们眼中,打扰了死者的宁静总是不好的事情,年纪最大的刘修成提议还是将打了5米深的井口再埋起来。于是刚刚挖了的井,现在又开始回填。“太晚了,换地方再打井已经没时间了,就到此为止吧。今天的活算是白费了。”刘修成叹道。